为什么还玩收音机?

周围很多小伙伴都知道我喜欢折腾收音机,很多人也说我广播情怀上脑,但是这不是情怀,这是信仰。
我是1991年出身的,1995年幼儿园的时候开始接触收音机,记得那时候的第一部收音机是珠江牌的,我爸爸送的。那时候广东的收音机基本上被珠江牌占领(那时候还没有德生)具体型号的忘记了,类似下图这样的,现在看来长的蛮土的。

但是这一部收音机确实是我的启蒙收音机,只有调频和中波,可以说是当时最基(低)本(端)的收音机了。拆收音机就不知道拆了多少台了,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那时候的广播节目(调频)基本上都是卖药的,而且卖的比现在猖狂,不仅仅夜晚老中医老军医,白天也是如此,而且谈论两性健康的节目比现在的露骨一百倍(好了,我是一个从幼儿园就被我国卖药电台污染的少年)

自己收藏的一小部分收音机

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不满足于听广播节目了,就开始买收音机了,那时候的零花钱都花在收音机上面;到了中学就开始折腾天线做 FM DX,翻译成口头语就是调频广播远距离接收,这个是非常好玩的,整个中学时期都沉迷于此,常常因为做根八木天线查遍各种资料,甚至去图书馆翻阅60年代的无线电杂志。当年拿着自己做的天线,用几百元的收音机,在广东深圳接收到来自几百公里外的福建甚至宝岛台湾的调频广播的时候,那种幸福劲特爽!

八木天线长这样

还有一种收音机的玩法叫做 BCL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跟踪记录当地的调频广播频率。每个收音机的接收性能是不一样的,所以接收到的电台数量也是不一样的。做 BCL 的时候我都会拿着小本子和当地频率的参照表来记录,每当接收到一个陌生的远距离电台的时候都会异常激动,当然这个不能接外接天线来做 BCL,得靠收音机的自带天线来。懂玩机的小伙伴特别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做 BCL 活动,因为夏季的时候云层电离环境复杂(雷电缘故),有时幸运的话可以不用依靠外接八木天线就能接收到几百公里甚至几千公里外的调频广播电台,不过停留的时候都很短,最多也就20分钟这样,我就曾经在深圳夏天的时候接收到湖北和河北以及大连的地方广播电台,这其实也算是种 FM DX 了。这个电离层的不稳定还有更好玩的,就远距离接收电视信号。当然现在已经不可能的了,因为现在的电视信号基本都是数字信号了,已经很少有模拟信号了,失去了一个乐趣。

某论坛讨论通过云层电离的活跃性远距离接收到几千公里的境外电视信号

说了这么多,我们说说中波和短波吧。短波可能很多人拿来听过 VOA 的 Special English ,以及 BBC 的英文广播,不过这些都不叫做玩收音机。
其实中波和短波有个很好玩的玩法:收集 QSL 卡,在广播人圈子里很多人玩,但是广播圈子以外的人就很少人知道了。

什么是 QSL 卡?

QSL卡是业余电台及广播电台(短波、中波)特有的一种确认联络或收听的凭证;通俗地说,就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HAM)与广播爱好者(BCL)收集的一种“证明自己收听到了某个电台”的证明。许多无线电爱好者将获得尽可能多的QSL卡作为追求目标,国际上也有有关于此的竞赛。

QSL卡的获得

向各大广播电台电邮或航空信寄去收听报告,电台经过认证后将寄回QSL卡。

当然了,听短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你有个正确的三观,这里不做解释,“丰收锣鼓”悦耳。
如果你想更深入的了解短波的话,我建议你去看看台湾 HAM 林茂榮先生在92年发表的文章:重回短波世界–中国式的
当然短波的世界是非常有趣的,听广播节目只是一小部分,还有监听航空频率的,监听航海频率的,还有就是真正的短波人:HAM
业余无线电,常常被称为火腿电台(英语:HAM),既为一种业余爱好,也是一种服务。它的参与者(常常被称为“火腿族”)为公共服务、娱乐或自我训练,利用各种无线电通讯工具与其他爱好者进行通讯,估计全世界有200万人持照参与业余无线电运动。

一个标准 HAM 人的装备

收音机的玩法不单单只是上面列举的,还有玩军机的,玩车机的,玩德机收藏的,这些玩收音机设备的都是不玩不知道,一玩穷三代呀,但是一旦玩起来,却令人上瘾,不能自拔。

我的床头都会放着一部收音机 ,这个习惯一直从幼儿园保持到了现在。机子也从幼儿园时代的低端机,到现在的高档机,但是不管什么机子,都是对广播文化的一直尊敬。

其实生活在深圳也是特别幸运的,因为这里有最优质的广播:可以接收到香港的电台,从而免受内地老军医电台的困扰。当然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已经互联网播客时代的普广,传统的广播是在衰弱的,比如短波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广播就选择关闭了,很多国际短波电台也缩短了播音,仅仅作为一个象征性的播音。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玩收音机,我可以建议先买一部好点的收音机来入门,可以看看我之前写的收音机入坑指南,然后再去广播论坛慢慢像一些老机友,发烧友们交流了。广播论坛是个神奇的地方,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它了。

希望大家爱上广播生活。

为什么还玩收音机?